作者卡波特知道奥黛丽·赫本将会是《蒂凡尼的早餐》女主角的时候,非常不高兴。村上春树在序中这样形容这种不高兴:“郝莉身上那种惊世骇俗的奔放,对性的开放,以及纯洁的放荡感,这位女星都不具备。”
        
        《蒂凡尼的早餐》这本小说我读过很多次,每当读到“纯洁的放荡感”这个词的时候,脑中浮现的都是同一个女生的面容。
        
        她是我的高中同学,我们关系很好。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学生的她频繁地更换男朋友,频繁到什么程度呢?放寒假前她会发自内心的高兴:“我要回家见我男朋友了!”,收假以后和她聊起却是:“分了,现在我和谁谁谁在一起”。她好像也对忠诚没有概念,同时穿梭于多段不同关系之中对她来说就像呼吸一样自然,有时上课无聊,我会问她:“你到底喜欢哪一个?”她一般会放下正在玩的手机,忽闪着大眼睛,无辜地回答:“我也不知道啊”。
        
        后来读大学,她去了杭州,有时候回成都我们会一起吃个饭聊一聊。不变的是她更换男朋友的频率,变的是她更美更迷人了。追她的人充斥着各种权贵二代,但她总是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有些人也会给你讲同样的事情,但你大概只需要用两秒钟就能辨别,这是个“冒牌货”,假。而在我看来,她是一种真诚的漫不经心,也许是她演技太高明,但我看到的只有真诚。大学四年,她维持着和一个家庭不那么显赫的男孩的异地恋关系,当然其间依然与很多追求者不清不楚。问得多了,她总是会说:“我也不知道,我觉得还是更喜欢他”

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一个爱慕虚荣的无畏少女无意中与一位落魄的作家相爱,在作家的帮助与努力下,少女才认清了自己的本心最后在爱中被拯救的故事。这样总结,故事仿佛单纯而可爱,但事情的发生发展总是不顺遂的。
实际上,赫本饰演的高霍丽拥有独一无二的姣好面容,但不过是一个纽约上流社会的交际花,她喜欢在蒂凡尼的橱窗前逗留,一边吃早餐一边细细品味里面华美的珠宝,她对金钱与物质无比崇拜,却又不失单纯天真的心性。她无畏且没心没肺,靠着每小时50元100元的费用来获得交际收入,不善理财,沉迷于灯红酒绿,穿梭于各种各样的酒会与聚会之中,并且时时刻刻心怀一个“伟大”的理想,钓到一个金龟婿。而他的新邻居,落魄的无名作家保罗,梦想成名成为万人爱戴的文豪,但也不得不靠着富婆女友的施舍勉强度日。
在与霍丽的渐渐接触之中,保罗陷入了爱河,开始反思自己的生活并与富婆女友分手,在追求霍丽的过程中希望能把霍丽带回真正的生活之中。但是霍丽不愿意啊,她觉得这样太亏了,之前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她觉得两个穷光蛋在一起并不会幸福。但是幸福到底是什么呢,至少和保罗在一起的霍丽是真的快乐啊,不快乐又如何幸福呢?
其实霍丽原名雷美,在15岁时便在乡下嫁给了兽医,但是她逃走了,她向往大城市的繁华生活。看起来,她真的是个爱慕虚荣装腔作势的上流社会边缘人。但其实,她敏感脆弱优雅天真虚荣任性。虽然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傍大款,但还是有两个细节打动了我。
一个是当她收到了在外当兵的弟弟意外死亡的电报时,即使是当着巴西富豪的面,她仍旧毫不遮掩真情流露,为弟弟的死撕心裂肺地哭泣,毫不控制地打翻打碎家里所有的东西,绝望的躺倒在棉絮纷飞的床上。在那个几乎唾手可得的金龟婿面前她没有把金龟婿放在第一位,在她的心里,弟弟费特十分重要,几乎是自己的精神支柱。所以弟弟的死让霍丽崩溃。这是她的真实也是她的忧伤。
另一个是,被保罗骂醒之后,她下车寻找刚刚被自己抛弃的猫咪,雨水不断倾洒在她的大衣上、手上、脸上。在那一刻她不再是每天妆容精致的交际花,而是一个为了自己的傻事请求原谅的小女孩。她的内心痛苦,寻求救赎。
总的来说,霍丽,美丽撩人任性虚荣,却又天真无畏善良优雅。
而全片的高潮是霍丽在两次钓金龟婿都失败甚至差点把自己也搭进去却还是固执的想离开纽约去往巴西的时候,保罗的爆发:“无名小姐,你知道你有何不妥,你怕事你没胆量,你害怕挺起胸膛说,‘生活就是这样’,人们相爱互相属于对方,因为这是获得真正快乐的唯一机会,你自称为不羁野性,怕别人把你关在笼子里,但你已身处樊笼,是你自己亲生建造起来的,无论是否在德州图利,这不受地域的限制,不论你往哪去,你总受困于自己。”这对于当时几乎快要抛弃一切的绝望的霍丽来说,真是心灵的暴击,无情的揭穿虽然让人奔溃但好歹也让霍丽明白了自己的心。其实霍丽胆小如鼠自身难保,她追求遥不可及的奢华生活并且以为其触手可及,但在挤进上流社会的过程之中,她丢失了许多,丢失了亲情爱情与真正的快乐。这样看来,大概这一段话还有关于精神探索?
最后,霍丽找回了猫咪,抱着猫咪与保罗在雨中拥吻。happy ending。温暖可爱。
最后还有一点必须要说,那就是,赫本!真女神啊!我的天,拍这部的时候已经32岁了!我反正是没看出来!女神啊!

        她选择男朋友的点也很奇怪,一般人不外乎就是潘驴邓小闲。貌似潘安吧,但她男朋友从来都是不是很帅;驴大行货吧,当然这点我不知道;富比邓通吧,很有钱的小开她也不是没交过,但这段关系的生命期,即使是相对于她的标准,仍然很短;善于做小吧,也不是,据她描述她喜欢的男生都比较大男人主义;有空有闲吧,都异地了,还怎么有闲来陪她?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簌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后来我明白了,她可能是看感觉,哎,在这个时代讲感觉,真是任性。即使她对感情本身非常依赖,但又从来不想表现出这种依赖感。仿佛这样的话就如同脑门上写着三个字:笨女人。

        客观说来,她的行为肯定属于放荡,当不忠和出轨成为一个人生活常态的时候,不是放荡又是什么呢?但这放荡感又是那么纯洁,如果一直深究,得到的将是一种类似“对人与人之间感情的绝望”和“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人生观。
        
        她是我印象中最接近郝莉身上那种"纯洁的放荡感"的人。
        
        她25岁了,还是那么迷人,我从来没有问过她“你幸福么?”,我觉得这个问题大概会侵犯到她的人生态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