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令人心酸的文字……
有一个人叫美国,他自恃肌肉发达,到处作威作福。一日,他趁着与人斗殴后的兴奋,随手强奸了一个叫日本的女人,记得那一年是1945年。虽说日本早已不是处女,也先后有过几次性行为,但由于她特有的与生俱来的对不起我说脏话了。和淫荡,居然和美国这小子好上了。至此,各位看官定以为日本和美国应结婚生子白头到老了。可是事实是美国从来是个不负责任的“滥交”主义者,而日本恰恰是一个富有婊子特性的浪荡妇,于是没结婚,但同居着。

自从学习土豆老师的写作课,读书的数量增长不少,书评也吭哧写了二十几篇。

话说早在美国强奸日本的同时刚好被路过的朝鲜韩国这对双胞胎姐妹撞见了(美国在路上强奸了日本)。好色的美国有瞧上姐妹俩了。有一日,美国小儿瞅准了机会强奸了韩国。正当他想把魔爪伸向朝鲜时,闻讯赶来的邻居中国大吼一声:“强奸犯”,使得美国阳痿,这才使朝鲜免遭欺凌。但由于当时中国势单力薄,遂没与这淫魔发生正面冲突。

闲暇时间用来读书写作,比之前的追剧刷圈好太多。日子仿佛冬天的暖阳天,突然明亮起来。

俗话说:“好人有好报”,但善良的中国没得到好报。他有一个正值花季的女儿叫台湾,相貌姣好,但因为家里穷,本该读书上学的她辍学了。中国很内疚,他没日没夜地工作,希望能攒够了学费给台湾念书。但可怜的中国没想到,由于台湾无所事事,与远近闻名的荡妇日本交上了朋友。淫妇日本看着台湾姣好的面容和凹凸有致的身材不由的羡慕起来又有羡慕转向嫉妒,又有嫉妒转向报复。她夸台湾长得好,是块伺候男人的料。在她的煽动下,台湾出于对现实的不满和花季少女特有的虚荣和叛逆,与一天夜里离家与那个荡妇出走了。

读书潜默移化地影响着我,我的心态日渐趋向平和。

不出我们的所料,毒蛇一样的日本把台湾带到了自己的家,并把她介绍给了美国。美国于当晚强行与台湾发生了性关系.

《写作课:何为好,为何写不好,如何能写好》这是我领取的第一本实体书。

那一夜,有人听到了声嘶力竭的救命声,有人听到了嚣张的笑声……

图片 1

这一夜,风刮得很大,雨下得很大.

就是这本书

台湾就在这一夜开始了黑暗的出卖肉体的卖淫生活,而他的老父亲还在风雨中加班,不知宝贝女儿已遭蹂躏。不要问我中国找不到女儿的时候怎么样了,有过子女的看官应该能想得到有多么凄惨……

作者艾丽斯▪马蒂森,哈弗大学文学硕士,作家,写作课教师。作品在英语文学界广受好评,曾获美国最佳短篇小说奖、欧▪亨利短篇小说奖、小推车奖等。

过了很多年,中国碰见了自己的女儿。她更成熟了,穿的花枝招展,似乎更漂亮了,只是她的眼神不再那么天真可爱无私,她甚至当作不认识中国,漠然地想从他身边走过。中国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无助地望着自己的女儿一声不吭,眼里闪着泪珠。台湾不敢正视自己苍老的父亲的那一双眼睛,恐惧抓住她的父亲粗糙的手,因为这使她想起自己的不堪回首的过去和自己的狠心与自私,她重重地甩开父亲的手,飞快地跑了。中国死命地追,直到看着台湾跑进了一幢别墅,从窗户看进去,正好看到了美国这淫棍。中国似乎恍然间明白了所有的事,激起了所有的恨,他拼命地砸门,喊着女儿湾的名字。门开了,美国依旧那么嚣张,身上长满了毛,可能是滥交的缘故,好像还没进化成人的猿人,左边搂着台湾,右边搂着韩国。台湾仍不敢正视中国,她故意在父亲面前作出淫荡的动作,显示与美国的性生活很好。中国知道这是她有意在气他,他不怪她,他只是想好好的尽一个父亲的义务,让她忘了苦难的过去,开始美好的人生,不要在自暴自弃了,美国不是个好东西,日本更是一个彻头彻脸的婊子。此时,忽然闻见一股浓重的恶臭,原来是日本这个婊子生了满下身的性病,还在自慰,差点没让中国呕吐。

这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关于小说写作的书籍,作者分享了自己22年的创作与授课经验,对于从事小说创作的人很有参考意义。

“台湾,父亲对不住你,你这么自暴自弃,早晚有一天,会跟日本的下场一样的。我现在有点积蓄了,能让你生活的不错……”

书里说一部好作品,像一只高飞的风筝,风与线,张弛有度,情与理,收放自如。

说着,美国的手机响了。“喂,伊拉克小姐,你是自己到我床上来,还是……”只听得手机那边一阵骂,美国挂了,小声嘀咕着:“干定你了”

一部小说该如何写,如何能写好?作者根据自己22年的创作经验,建议你可以从以下几个维度练习。

中国知道又有良家妇女要遭殃了,想狠狠揍他娘美国小儿,但来时匆忙没大家伙,愤愤地离开了。那以后,中国一直找台湾,劝导她,可她越劝越于美国亲热,毫不顾忌面前的父亲,有时竟纵恿美国打中国,但中国不放弃……

想象力

多少年过去了,有巴拿马MM被强奸,南联盟MM被强奸了,有伊拉克MM被强暴了,有阿富汗MM也被强奸了,最近伊拉克MM又被强奸了,然后被美国仍给英国、西班牙他们轮奸……

作者说虚构是小说创作的核心技法,既可以凭空虚构出人物和情节,也可以在现实生活的基础上稍作加工,对话、时间、天气等,都是可以虚构的情节。

美国的恶行罄竹难书阿……

小说创作之初往往都是以现实生活为蓝本的,随后加上一些或真或假的元素。但一开始就以虚构为蓝本,再以虚构为补充,也是完全可以的。小说创作,大可以抛开现实生活,完全凭想象力创作,并坚信这足以支撑起一个故事,然后再逐渐填充细节。

“而我的女儿还在和他鬼混,还有婊子日本肮脏下体发出的一股又一股的恶臭”,中国越想越紧迫,得设法救出台湾。”

你只有打开心扉直面情感的涌动,才能得心应手地运用虚构手法。

“女儿,你何时体谅一下父亲的心,不要再自暴自弃了,回来吧……”

拥有足够强大的负面情绪承受力,以及足够强烈的自我剖析意愿,是激发想象力的前提。

子不嫌母丑,儿不嫌家贫。不要逼老父亲出手啊

冲突

艾丽斯说新手的作品,有时会因为缺少具体事件而显得单薄无趣。她也逐渐意识到,很多作者写的即便不是自传性小说,也并不想着力制造冲突,甚至认为制造冲突没有必要。然而,麻烦和冲突才是故事的灵魂。洗礼会就该有戏剧性事件发生,小红帽就该遇见大灰狼。

不论是人物的行动,还是诸如暴风雨、洪水或失火之类的天灾,总之,一定得发生了什么并引发了某些悬念,才能吸引读者读下去。你说你开心,但开心只是一种内在的情绪,仅凭情绪是无法支撑起一个完整故事的。同理,你悲伤,但你的悲伤被动而低调,没有事件的辅助,也成不了一个故事。所以,切忌将人物特质与人物特质的呈现方式混为一谈。

艾丽斯一个悟性很高的学生在读了一部情节设置精巧、人物经历曲折的小说之后总结道:作家需要具备“虐待才智”。

但即使面对虚构人物,绝大多数人还是不愿意当虐待狂。

人物只有犯错并身陷困境,才会具有真实性和吸引力。试想,“我侄子就读于最好的法院,还遇到个不错的姑娘……”听起来多么乏味。不良行为和悲惨遭遇才有戏剧性-事实就是这样。

让人物身陷困境还不够,得引发一定后果才行。

小说往往以误会展开,它不仅横亘在那儿,还会随着情节推进不断加深。现实生活中,人们会避免意外发生,一旦意外出现,也会尽快采取行动以防止它进一步恶化。但小说中,有麻烦才好看,困难重重更棒,这样的情节更加富有戏剧性。

人物有机会犯错和弥补过错,并在此过程中激发出自身潜在欲望、恐惧和需要,从而促成下一个事件的发生。问题层出不穷,故事才好看。

人物塑造

人物不是作家生硬编造出来的,而是去用心感知、并逐渐找到其特质的。

要走进初次登场人物的内心世界,不妨先把作品的主题放一旁,随心所欲地界定该人物的主要特征。

构思时,先把人物放到现实中,想想他们会怎样生活,又会如何应对生活的问题。比如芬兰是哪里人?为什么他比米兰见多识广?先从微小特征入手,再逐渐找到具有可识别性的特质是个不错的办法。

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把自己想象为其他族裔或者不同性取向的人物,以增强代入感,再仔细全面地审视他们的生活。

艾丽斯定义好作品的标准:有生动形象的人物、起承转合的情节及鲜明独特的语言,所有这些融为一个优秀的整体,读者只要看了开头就停不下来,直至读到结尾才长舒一口气,还会时不时地回味。

《写作课:何为好,为何写不好,如何能写好》书里36部经典作品的解读,20个常见创作误区深入剖析。详实的资料解析,很适合想创作小说的人阅读。

我自己也看了很多言情小说,也创作了一部,不过写的比较短。虽然写的不怎么样,但当我发现自己居然也能写一部小说,还是挺高兴的。当我读完《写作课:何为好,为何写不好,如何能写好》,我对小说的认识比以前更客观,不是简单的一个故事就行,小说创作涉及很多元素,这是这本书对我最大的收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