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伤员自救、急救知识:

图片 1
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接着就是车翻人倒地的声音,一辆白色尼桑小轿车撞翻了一辆顺行的电动车,交通事故发生了。
  尼桑轿车伺机——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青人赶紧下了车,随之轿车后门打开,一个身穿灰色西服的中年男子相跟着也下了车。
  “你拐弯也不打转向灯,突然就拐了。没事吧你?”尼桑伺机一边埋怨着,一边貌似关心地问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裂着嘴,很疼的样子。想爬起来,可是试了几次没成功。
  灰色西服走上前,伸出手想把中年妇女扶起来,可是中年妇女还是站不起来。灰色西服说:“大姐你没事吧,我们还有很急的事要去办,要不先给你二百元钱,待会儿你去把车修一下,估计没啥问题,也算给你个精神补偿。你看行吗?”
  没等大姐说话,灰色西服就对身边的伺机说道:“小王,还愣着干什么?快给大姐掏钱呀!”
  被称作小王的伺机赶紧从兜里掏出一沓钱,捻出两张欲递给中年妇女,中年妇女没有接,嘴里哼哼着说:“哎哟,我的腿疼死了。我得给我的家人打个电话。”说着就往兜里掏手机。
  灰色西装一看这阵势要麻烦,赶紧说:“没什么大事儿,要不给你五百吧,我们真的还有急事儿。”扭头对伺机说,“再给大姐三百,快。”
  伺机又从兜里捻出三张连同刚才的两张一块儿递了过去。中年妇女还是没接。伺机就顺势放到了她的跟前。
  灰色西装又说:“你今天受点惊吓,但是多挣五百块钱也算值了,我们只能自认倒霉了。就这样吧,啊?”说着和伺机就要上车走人。
  这时旁边围观的人群里有人说话了。“哎,把人撞成这样撂俩钱儿就想走人呀?有钱有什么了不起?不能让他们走。”
  伺机看看灰色西装,灰色西装冲伺机摆摆手,意思是快点走人。俩人已经钻进了轿车并打着了火。
  “不能让他们走了。”人群里又有两个人喊道,并且把路也快给堵上了。
  “把车号给他记下来。”
  “快打110,打120。”人群嚷嚷着。
  这时,远处传来了救护车的鸣叫声。不知是哪个热心人早已打了报警电话,顺便把120急救车也招来了。
  白色尼桑眼看着也走不掉了,灰色西装和伺机又熄了火,重新从轿车里走下来。这时120车也到了,交警也到了,人们乱哄哄地把中年妇女抬上了救护车。救护车鸣着笛走了。
  交警同志开始查看现场,询问情况。看客们也都渐渐地散了。
  被撞的中年妇女名叫焦三芬,被送进医院后马上进行了多项检查,除皮肉局部被搓伤外,其它没什么大碍,骨头、筋都好好的。中年妇女这时也能站起来走两步了。中年妇女的家属也来了。当得知没什么大毛病后,焦三芬又开始有点后悔了,后悔当初没拿了那五百块钱各自走人。现在倒好,没什么大毛病,除花三元钱买一瓶红花油外,就是一百多的检查费,连二百元也不到,剩下的三百多还得退回去,想起来心里不是个滋味。焦三芬越想心里越不舒服,白受一回惊吓,白受了点疼。他把自己的男人范软赤喊到跟前,如此这般嘀咕了几句。范软赤心领神会,马上来到医生办公室,趁屋里没人的时候悄悄对穿着白大掛的医生说:“大夫,你看我老婆大清早被车撞了,吓的不轻,虽然医院没检查出什么大伤,但这脑袋的病可不是容易检查出来的呀,现在都有点儿神神叨叨的了。万一回去又发病了,这可找谁说理去呀?”
  白大掛看了看范软赤,问:“那你的意思是……要不住院观察几天?”
  范软赤冲白大掛笑了笑,往门口看了看然后说:“观察就不用了吧,住几天观察不出来不还是白搭?家里的活儿也耽搁了,不如这样,我说的不一定对,干脆一了百了,你就开个证明,就说腿骨折了,得住院治疗。我再给那老板说说,让他赔些钱算了,以后有什么病咱也不找人家的麻烦了,倒霉就倒霉吧,谁让咱摊上这事儿了呢?你费费心。”说着,范软赤从兜里掏出三百元钱,又朝门口看了看,递到大夫脸前,顺手押在大夫桌上的处方下面,然后低低地说:“这三百元钱算是我孝敬你的辛苦费,吃顿饭,也算帮我们个忙。怎么样?”
  白大掛看了看范软赤,又低头看了看“处方”,不紧不慢地说:“你打算讹人家多少?”
  范软赤不好意思地笑了,“不能这么说,这么说多难听呀?他撞了咱这是明摆着的吗?他怎么着也得给个千儿八百的吧?”
  白大掛冷冷地笑了笑,用手指指“处方”说:“你拿这打发要饭的是吧?你以为我不懂?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说着把“处方”推了过去。
  范软赤赶紧站起来把“处方”推回去,急着说:“大哥大哥你别介……别介呀,啥都好说……啥都好说,你说咋整就咋整,我都听你的,怎么样?”
  这时白大掛的脸上才有了点儿灿烂:“这还差不多,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在医院里就是住不了一百天,月儿四十的总该有吧?这住院费、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少说也得万儿八千的,你懂吗?”
  “哎,懂,懂,不过看那主儿不是什么太有钱的老板,我没敢下那死手,只想弄一点儿算了。还是大哥高明,大哥高明。我听大哥的,听大哥的。”范软赤点头如鸡啄米,心想再糊弄可就过不了关了,这次算是碰上“同道”了。
  “不管他是富是穷,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理儿就是这么个理儿,你就是穷光蛋一个,这钱该你出,你不还得出?再说了,人家能不来问我吗?我不还得替你在这儿兜着?这里里外外的不还得我给你打点?”又手指“处方”,“你说就你这,不是打发要饭的是啥?”
  范软赤赶紧说:“我是先让大哥吃顿饭,好好合计合计,一切都听大哥的,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白大掛看火候差不多了才说:“事成之后,你我五五分成,行就行,不行就拉倒。”
  “啊……那行吧……就听大哥的……五五分成就五五分成,我还有一点儿不明白,于其这样,不如要他个十万八万的,你看咋样?”
  白大掛看着范软赤,摇了摇头,“哎,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呀,你要十万八万的人家也得给你,如果你要三十万,五十万,不但会把我的工作要没了,你也会鸡飞蛋打,说不定你就进去了。打不着黄鼠狼反惹一身骚,这个道理你懂吗?万儿八千的,不伤筋不动骨,彼此也少了许多麻烦,人家也能接受,别不知好歹。”
  “是,是,真是服了大哥了,高明,高明,大哥就是大哥,万儿八千就万儿八千。”
  白大掛又指指“处方”:“这,你还拿走?”
  范软赤连连摆手:“不不不,这是给大哥吃饭的,说好了让大哥吃饭的,我还要仰仗大哥那不是?”
  
  交警队事故科。
  警察问伺机:“你们老板呢?”
  伺机赶紧说:“我们李老板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参加,已经打的走了,让我全权处理这事儿。”伺机一边回答着警察的提问,一边专心看了看警察同志胸前挂着的小牌子,上面写着:刘正雄。
  刘警察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从现场勘察得出的结论是这样的:你的车明显超速行驶,应该负主要责任,电动车急拐弯负次要责任,按照交通管理规定,伺机扣三分,各自的车各自修,费用自理。其实也没什么可修的。啊,呵呵。伤者治疗期间产生的所有费用由你们全部承担,具体数额还要由伤者情况来定;罚金1000元由你们交纳。听明白了吗?”
  伺机:“明白了,明白了,我马上向我们李老板汇报。警察同志,我们老板交待,中午想请你们吃顿便饭,你们的洪队长也参加,地点都已经定好了,就在‘康乐食府’的‘菊花厅’。请务必赏光。”
  刘警察看了看伺机,疑惑地问:“你认识我们洪队长?”
  伺机笑了笑说:“我们老板和你们洪队长是老交情了,平常忙,难得今天能凑到一块儿。那我们中午‘康乐食府菊花厅’不见不散啊。”
  刘警察想了想说:“中午再说吧。”
  “那我的车……”
  “在事情处理结束之前,你的车肯定是不能开走的,不过放心吧,一切都好说,你把钥匙丢这儿,有消息我就通知你。”
  “那好吧,咱们中午见。”
  “好,你先走吧。”警察摆了摆手。
  
  “康乐食府”是本市一家集休闲、娱乐、饮食、洗浴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饭店,出来进去的不是政界高官,就是商界大亨,一般市民哪敢问津?大门口,几个耳红脖子粗的食客,相互拍肩打背,称兄道弟,显得异常亲热。穿着便衣的刘警察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对伺机小王说:“真不好意思,中午没让老弟把车开走,请别见怪,理解一下,诺,车我给你开过来了。”
  小王明显很吃惊的样子:“你看你看,又让哥哥费心了,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谢谢、谢谢了啊。那就按咱说的办,尽早让她离开医院,别懒在医院里省得夜长梦多。只要离开医院,啥都好说。”
  “好,就这样。回头我把那500元罚金收据给你带过来。”
  “还要啥收据?哥哥又跟我客气了,再这样,老弟我可就生气了啊。”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回见啊”
  “回见。”
  几人相互道别,各开各的车,各走各的路。
  
  第二天,在医院焦三芬的病床前,王老板手捧一束鲜花客客气气送到焦三芬面前,嘴里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安心养伤之类的话,伺机小王也趁机把一袋慰问品放到病床前的柜子上。这时刘警察也推门进来,腋下夹着公文夹。首先询问了一下病人的情况,查看了有关证件,并作了记录。当听到伤者叫焦三芬时,刘警察皱了皱眉,但仍不露声色。随后,伤者家属范软赤、王老板和伺机、刘警察一同前往医生办公室。
  在走廊上,刘警察故意走在众人的后面,并逐渐拉开距离,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然后低低地说:“喂,小阮吗?我是刘正雄。麻烦你在电脑里查一下有没有一个叫焦三芬的人,对,焦裕录的焦,一二三的三,草字头下面一个分开的分,对,芬——焦三芬。”
  “有?记录内容是什么?”
  “车祸?”
  “四次?都是什么?具体点儿。”
  “一次是去年三月五日,安平县,骑自行车,被一丰田车撞倒,左腿骨折;”
  “一次是去年10月8日,平阳县,骑电动车,被一本田车撞倒,右腿骨折;”
  “还有一次是今年2月桃李县,骑自行车被一锐志车撞倒,左腿骨折;”
  “最后一次是今年6月安泰县,骑电动车,被一三菱车撞倒,右腿骨折。噢,知道了,谢谢啊小李。”
  “妈的,左右腿还交替被撞,还都是被小日本产的车撞的,怎么没给撞死?这次又是左腿骨折。”打完电话,刘警察恨恨的,也没忘记来句国骂。
  等都到了医生办公室,刘警察开口说话了:“今天来是调查处理发生在昨天的交通事故,协调责任双方善后有关事项,请大夫先说说伤者情况吧。”
  白大掛“咳咳”两声,轻了轻嗓子,然后说:“伤者主要是左腿大腿骨折,需要住院治疗,还有一点儿皮下组织搓伤,也需要结合治疗,估计达两个月左右,具体还要看伤者身体素质和恢复的情况,伤者受罪受疼是肯定的了,还是看看家属的意见吧。”
  范软赤偷眼看看左右,显得老实巴交的样子:“哎哟,得两个月呀,恁长时间,这家里活儿咋整呀?我们可耗不起呀,要不我们回家治算了,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没个熟人儿,又得吃,又得喝的。”
  刘警察看看李老板,李老板和伺机也都相互看了一眼,心领神会。
  刘警察对范软赤说:“你的意思是回家治疗?那这医药费可没法跟你算呀。要不你们商量个数字,彼此都满意怎样?”
  一阵沉默。
  李老板开口道:“这位兄弟,你看多少?说个数字,别不好意思。这事儿出来了迟早得解决,彼此差不多就行了。”
  范软赤佯装很为难的样子。“这又受罪又受疼又花钱的,还耽误活儿,医药费又是个无底洞,咋着也得两万块钱吧。”
  伺机小王一听不乐意了:“这也太多了吧?多的没边儿了。大家都不容易,都不是成心的,摊上这事儿都倒霉,我们又找谁说理去?总不能看见开轿车的就往死里要吧?对不对?”
  李老板赶紧制止小王:“哎,小王,别那样说,这位兄弟也不容易,都是实在人儿,老婆躺病床上了,家里啥活儿还不得这位兄弟辛苦?”又转头对范软赤说:“这位兄弟你也松松手,我们也不计较了,昨天、今天医院的花费都是我们的,一杆子捅到底儿,打个对折,一万整咋样?以后见面还是朋友,有啥事儿用得着我们的,就来找我们。”
  范软赤假装磨磨叽叽不想同意。
  刘警察站起来冲范软赤招招手,两人相跟着来到门外。刘警察带上门,看了看范软赤,一边掏出一根烟一边问:“范软赤,焦三芬是你老婆?”
  范软赤有点莫名其妙,嘴里“啊……啊”着不置可否。
  “焦三芬,今年2月在桃李县,车祸,右腿骨折。”
  稍顿,打着火,点上烟,继续慢慢说道:“今年6月,在安泰县,车祸,左腿骨折。”
  又稍顿。
  “怎么?还要我再往下说吗?”
  “啊……啊……,哎哟,警察大哥,你就饶了我们吧,这不是穷得没法子了吗?我们这是拿命换钱呀,你可千万千万高抬贵手呀。”又赶紧从兜里掏出一沓钞票,偷偷塞到警察兜里,“这一千块钱本来是准备交住院费的,你先收着,吃顿饭,你就行个好,放我们一马吧。以后再也不敢了。”
  刘警察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一万整行不行?”
  “啊,行,行。”
  “那五千哪?”
  “哎哟,警察大哥,这还有好几股头呢,”又赶紧掏出一沓票子,偷偷递过去,“这一千也归你了,你行行好,放我们一马吧。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刘正雄扬扬眉,“待会儿进去,知道怎么说了?”
  “啊,知道,知道。”范软赤点头如捣蒜,赶紧擦了擦脸上的汗。两人相跟着又走进医生办公室。
  范软赤还是一幅老实巴交的样子。
  “哎,我们也真是倒霉,但不能怪别人,警察同志一翻话,我也受教育了,我什么也不说了,人人献出一份爱,世界就更美好了,我同意李老极的意见。”
  刘警察摊开文件夹,说,“那好吧,如果双方都没什么异意,就请在这上面签个字,我的这项工作也就到此为至了,你们该出钱的出钱,该出院的出院,双方当面点清,这事儿就算到此结束了啊。”
  “谢谢大家对我工作的支持!”

  1、抢救伤员时,应先救命,后治伤。

  2、遇伤者被压于车轮或货物下时,正确的方法是:设法移动车辆,采取相应的救护方法,搬掉货物。

  3、受伤者在车内无法自行下车时,可设法将其从车内移出,尽量避免二次受伤。

  4、遇重、特大事故有众多伤员需送往医院时,处于昏迷状态的伤员,应首先送往医院。搬运昏迷或有窒息危险的伤员时,应采用侧俯卧的方式。救助休克伤员时,应采取保暖措施,防止热损耗。如遇伤员无呼吸时,应立刻对伤员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

  5、抢救失血伤员时,应先进行止血。在紧急情况下急救伤员时,须先用压迫法止血,然后再根据出血情况改用其他止血法。

  6、伤员较大动脉出血时,可采用指压止血法,用拇指压住伤口的近心端动脉,阻断动脉运动,达到快速止血的目的。

  7、颈总动脉压迫止血法,常用于伤员颈部动脉大出血而采用其他止血方法无效时使用。

  8、伤员上肢或小腿出血,且没有骨折和关节损伤时,可采用屈肢加垫止血法止血(在腋窝或肘窝加垫屈肢固定)。

  9、包扎止血常用的物品有绷带、三角巾、止血带等。为伤员用绷带包扎打结时,不要在伤口上方,也不要在身体背后,以免睡觉时压住不舒服。在没有绷带急救伤员的情况下,可用毛巾、手帕、床单、长筒尼龙袜子等代替绷带包扎。止血带止血是用弹性的橡皮管、橡皮带,上肢结扎于伤员上臂上三分之一处,下肢结扎于大腿的中部。用止血带为伤员止血,一定要扎紧,如果扎得不紧,深部动脉仍有血液流出。

  10、救助全身燃烧伤员的正确措施是:迅速扑灭衣服上的火焰,向身上喷冷水,脱掉烧着的衣服。烧伤伤员口渴时,可喝少量的淡盐水。

  11、救助有害气体中毒伤员的急救措施是迅速将伤员移到有新鲜空气的地方。

  12、对无骨端外露骨折伤员的肢体,用夹板或木棍、树枝等固定时应超过伤口上、下关节。关节损伤(扭伤、脱臼、骨折)的伤员,应避免活动。抢救脊柱骨折的伤员时,应用三角巾固定,保持脊柱安定,严禁乱加搬动,勿扶持伤者走动。伤员大腿、小腿和脊椎骨折时,一般应就地固定,不要随便移动伤者。骨折伤员固定伤处力求稳妥牢固,要固定骨折的两端和上下两个关节。

  二、常见危险化学品知识:

  1、危险化学品具有爆炸、易燃、毒害、腐蚀、放射性等特性。

  2、爆炸品是指有整体爆炸危险的物质和物品。火药、炸药和起爆药属于爆炸品。

  3、火柴、硫磺和赤磷属于易燃固体。

  4、扑救易散发腐蚀性蒸气或者有毒气体的火灾时,扑救人员应穿戴防毒面具和相应的防护用品,站在上风处施救。

科目一考试重在掌握科学的学习方法,反复记忆练习。丰富的练习模式,最新的机动车驾驶模拟考试。驾考一点通VIP版正是针对考试大纲中的章节进行练习,其中的筛选练习更是将交通法规按难易程度、题型分类、答案类型三大板块排布,全套共归纳整理细分为18个类别,方便在归纳中记忆,在归纳中理解,让即将参加科目一考试的驾驶员真实的看到自己的学习效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