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季至今,在老爵爷弗格森的带领下,曼联的成绩有目共睹。本赛季的弗格森甚至开始接受BBC的采访,要知道过去几年他都拒绝接受BBC的任何访问。虽然这其实不关BBC体育的事,因为几年前BBC一档节目调查声称弗爵爷的儿子杰森·弗格森涉及黑金交易,此后老弗格森与BBC陷入长达七年的冷战。这其中的原因是英超规定每场比赛赛后教练必须接受BBC的采访,英超方面对此顾虑不少显然也有点神经质,想方设法经过努力终于找到了解决办法。

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个人灵修

  不过最近弗格森又故态复萌,球队在老特拉福德几次落后但最终惊险的以4-3战胜纽卡斯尔联队后他一句话都没说就离开赛场。曾效力格拉斯哥流浪者并差点在格拉斯哥以船工为职业的老爵爷在那场比赛中对于当值主裁麦克·迪恩吹罚纽卡斯尔一个越位球有效而非常不满,大声抗议并扬起胳膊表达愤怒。

经文

  弗格森不光会对裁判咆哮和怒吼,而且中场休息裁判退场时他会冲上前喋喋不休。奇怪的是英足总事后却表示不会因此处罚弗格森,因为赛后在当值主裁的报告中没有提及此事。

【来12:1】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来12:2】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或作“仰望那将真道创始成终的耶稣”)。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 神宝座的右边。
【来12:3】那忍受罪人这样顶撞的,你们要思想,免得疲倦灰心。
【来12:4】你们与罪恶相争,还没有抵挡到流血的地步。
【来12:5】你们又忘了那劝你们如同劝儿子的话,说:“我儿,你不可轻看主的管教,被他责备的时候,也不可灰心。
【来12:6】因为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
【来12:7】你们所忍受的,是 神管教你们,待你们如同待儿子。焉有儿子不被父亲管教的呢?
【来12:8】管教原是众子所共受的,你们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儿子了。
【来12:9】再者,我们曾有生身的父管教我们,我们尚且敬重他;何况万灵的父,我们岂不更当顺服他得生吗?
【来12:10】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他的圣洁上有份。
【来12:11】凡管教的事,当时不觉得快乐,反觉得愁苦,后来却为那经练过的人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
【来12:12】所以,你们要把下垂的手、发酸的腿挺起来,
【来12:13】也要为自己的脚,把道路修直了,使瘸子不至歪脚,反得痊愈(“歪脚”或作“差路”)。

  赛后报告中对于弗格森的行为只字未提,当值主裁只是和过去其他曾在老特拉福德执法的裁判们一样,他们很抗拒也很不愿意甚至很畏惧在比赛报告中说弗格森的坏话,因为这将来很有可能导致裁判委员会不再派他们去老特拉福德执法。这或许也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裁判和比赛的分配问题,球队能不能指定人选?虽然看上去并不可以,但实际中似乎有时却有漏洞。

默想
本文用赛跑的意象鼓励处在灵性软弱中的基督徒。在这条不知还有多远才能到达终点的马拉松跑道上,与信徒们同跑的还有一伙儿名叫“罪恶”的人,他们会对信徒发出不尽的议论与嘲笑声,甚至还有攻击与逼迫,这一点儿也不奇怪。没有人会怀疑,其实奔跑的赛场也正是争战的战场。面对虎视眈眈的“罪恶”,膝盖发酸且上肢下垂的基督徒能否跑到终点?
本文开篇留给出了答案:“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这些跑完赛的人正坐在看台上注视这着我这位今日的选手(原来我并不孤单,也不是第一位参赛选手),他们的得胜来自耶稣基督的得胜,因为祂是为所有基督徒信心创始成终的那一位。确切的说,祂是第一位得胜者。祂抵挡罪恶到了流血的地步,祂用自己的身体和血预备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使我可以在其上经过,将所忍耐的看做为天父给予的训练,使我属灵的肌肉强壮起来,越发放胆,竭力奔跑。

  弗格森的怒火其实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但他看上去却是非常有道理的样子,麦克·迪恩也是如此。有趣的是目前关于越位的规则解释有时也很矛盾,现在的规则是说如果一个球员没有实际影响或者干扰对方防守,即使他处于越位位置,那他可以不被判越位。我突然想起另一位苏格兰名教头比尔·香克利针对这一规则的一句名言,“如果这个人在场上没有影响到比赛,那他在场上是在干什么?!”

应用
脱去重担与顾虑,专心仰望耶稣

  对很多人,包括我在内,这一规则让我们感觉很摸不清头脑,但无论你是否喜欢和接受,这一规定都是已然存在的。麦克·迪恩判定进球有效从他的角度来理解并无过错。

韦德国际1946官网 1

  这当然不是弗格森第一次对裁判发脾气,拉法·贝尼特斯还是利物浦主帅时就曾批爵爷对于裁判无端的指责。曾有人建议英足总不要总是对此坐视不理,应该采取必要的处罚手段。麦克·迪恩在那场比赛赛后被英国球迷和媒体批评懦弱胆怯。

  说起杰森·弗格森,我不得不提到蒂姆·霍华德。当年霍华德在法国代表美国踢联合会杯,爵爷曾表达了曼联希望签下他的意愿,但依照英超的规定,霍华德因为没有达到代表美国参加了75%国际比赛出场数而无法取得劳工证,导致无法成行。当时霍华德的位置被弗里德尔占据着。不过经过向劳务部门上诉,霍华德最终扫清了加盟曼联的障碍。

  之后一家报纸披露霍华德的上诉成功并与曼联顺利签约背后是曼联向一位拥有意大利和瑞士双重国籍的经纪人支付了一大笔钱后才搞定的。这笔钱中的大部分被转入一个英国足球经纪人麦克·哈蒙德开设在摩纳哥的账户中,而之后又被转至杰森·弗格森账户里。当时为霍华德上诉的一名成员常游走于伦敦的高级酒店,这一点非常反常。虽然我不是太清楚霍华德得到劳工证的确切时间,但我知道他们这群人里各有分工,无疑是运转得非常流畅的。

  现今每当一名年轻球员加盟曼联,他经常是已经准备好劳工证申请,因为弗格森事先就会给经纪人压力,不想之前的麻烦再来一次。

  取得过太多成就和荣誉的弗格森无疑是个令人惧怕的对手,他的两次欧冠冠军是无可争辩的证据。在博尔曼法案出台之后,他依然能够强势地继续保持对球员们的权威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弗格森天生就是这样不断与周遭一切对抗的人,他在阿伯丁的足智多谋早已是例证,当年他带领这支苏格兰球队杀入欧洲优胜者杯决赛击败皇马夺冠。

  初到曼联因为与马丁·爱德华兹的合作不顺,弗格森的开始阶段并不顺利,这么多年来作为主席的爱德华兹尽管花了不少钱但一直被曼联球迷抵制,但他做得最对的一件事情就是把爵爷请到了曼联。

  当年凯文·基冈在执教纽卡时球队成绩斐然,联赛中一度领先曼联许多看似冠军在握,但弗格森却用轻蔑的言论和犀利的言辞炮轰基冈,最后基冈和他的球队看似是受此影响成绩一落千丈,最终获得冠军的是曼联。

  当然,也有弗格森吃瘪的时候。弗爵爷曾和爱尔兰百万富翁马格尼尔为了赛马“直布罗陀岩石”的归属权闹得不可开交。马匹属于马格尼尔,爱尔兰人允许弗格森带去比赛甚至获得的奖金都归爵爷所有,但弗格森要求拥有马匹的所有权,两人为此闹上法庭。最终两人在上法庭前将此事了结,弗格森放弃了之前要求的权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