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Facebook们的噩梦:美国近半青少年希望回到没有社交媒体的年代

图片 1

  尽管有70%的青少年每天使用社交媒体的频率超过一次,但仍有2/3的青少年认为,社交媒体会对其产生许多负面影响,40%的青少年甚至希望,“能回到没有社交媒体这种东西的时代。”

1号按:本文总结了2017年中,社交媒体在8个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和扮演的角色,他们分别是:增进算法结果的理解、成为社会深层矛盾的替罪羊、新闻业的新型发布平台、增加与本地读者的联系、长视频的回归平台、颠覆新闻传统的叙事结构、无处不在的沉浸效果和对受众群体的定位思考。

今年3月到4月,非营利组织Common Sense
Media通过对1000多名13至17岁的美国青少年进行调查研究发现,青少年使用社交媒体的频率越来越高。

下面是我们在2017年于社交媒体上所学到的8件事情:

有70%的青少年每天使用社交媒体超过一次,而在2012年,这一数字仅有34%。另外,38%的青少年称自己会在每个小时里多次使用社交媒体,而16%的青少年则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使用社交媒体。

1、2017年是人们理解算法结果的一年

在2016年美国大选之前,唯一痴迷于“社交媒体如何提供内容”的人是营销人员和记者。但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当选,许多美国人都觉得这是“不知从何而来”的结果。于是,这个国家很快就把注意力集中在探究他们的社交媒体上是如何让他们对自己的信仰和信念产生虚假的安全感的。

英国伦敦,人们盯着他们的手机。(图片来源: Richard Baker / In Pictures via
Getty Images)

图片 2

2017年,围绕“假新闻”的争论如火如荼,随之而来的是,公众对“过滤泡沫”的新认识,“过滤泡沫”(the filter
bubble)是左翼政治与互联网活动家伊莱·帕里泽(Eli
Pariser)在2011年同名著作中创造的一个词,指互联网用户受网络内容算法编辑的影响,其信息环境越来越个人化的现象。

图片 3

Facebook、Instagram或Twitter上发布的信息只会强化那些你积极选择关注和参与的人的想法。今年许多关于算法权威(和危险)的主要声音出现了,以帮助美国人实现这一令人困惑的认识,从克雷格·西尔弗曼(Craig
Silverman)的“支持特朗普”facebook上的报道,到克莱尔·沃德尔(Claire
Wardle)对各种社交媒体错误信息的微妙看法。无论我们从这里走到哪里,曾经让Facebook这样的公司如此吸引用户的面纱已经被永久揭开。

虽然有25%的受访者表示社交媒体能给他们带来积极影响,例如,让他们感到不那么寂寞。但仍然有超过2/3的青少年认为,“社交媒体会对我这个年龄段的人产生许多负面影响”,还有40%的青少年甚至称,“有时我希望能回到没有社交媒体这种东西的时代。”

2、2017年是“社交媒体”成为出气筒的一年

“社交媒体”这个标签已经在许多州名声大噪。在早期,社交媒体的影响力被阿拉伯之春的示威者、2012年大选期间的竞选组织者和2013年超级碗的市场营销人员(记得“在黑暗中灌篮”吗?)所宣传。

但2017年,“社交媒体”成为了一种被诋毁的词汇,它让媒体操纵者、政府资助的巨魔和奸商不断参与其中,以牺牲那些容易受到偏见的美国人的利益为代价,寻求快速赚钱。今年到处都是要声称取消社交账户的人,硅谷科技领袖们对社交媒体的恶行进行诗化,这甚至成为了一种流行时尚。

图片 4

2018年无疑将暴露出这样一个事实:社交媒体平台只是更深层次问题的替罪羊,而这些问题在标题中难以描述。最近,《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在社交媒体兴起之前,自我施加的”过滤泡沫”早就已经在增长,这表明我们需要深入研究社会因素,而不是仅仅指责技术。

Common Sense Media 的CEO Jim Steyer表示:

3、社交媒体是新闻业的新领域

图片 5

2017年10月,在拉斯维加斯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中,笔者托里·斯塔尔(Tory
Starr)在拉斯维加斯的脱衣舞俱乐部工作,他写到了记者们需要承担起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直面错误信息的责任,来作为他们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新闻业需要明白的是,新闻工作者在社交媒体上传播他们的想法,以完成他们的报道。但是更要谨记的是,记者的怀疑框架以及社交平台上的调查技巧和认证技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加重要。

“好消息是,青少年比几年前更清楚地意识到了这种影响。坏消息是,他们更喜欢在网上交流,而不是面对面。作为家长和教育工作者,我感觉这十分棘手。”

4、转向对社交平台的本土化定价

2017年,我们将社交平台视为新闻出版商的转折点。我们不再把社交平台狭隘地看作是我们的“工具”,单纯地在我们的网站获得点击量和观看效果。社交媒体的唯一功能是转发传递的想法已经过时。

今年,新闻机构在本地社交故事中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投资。笔者托里·斯塔尔(Tory
Starr)目前最喜欢的是“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的“阿曼达·赫斯的互联网”(Internet By Amanda Hess)和卫报(The
Guardian)的“假的还是真实的?”系列。同时,2017年在本地社交上取得了许多长足的进步,与
Dropkick
Murphys(乐队名字)一起制作了现场音乐体验,这是一个两小时的新星脸谱网(NOVA
Facebook)直播节目,解释了日食背后的科学原理,以及来自前线的快速转换视频,这些视频将俄罗斯调查的每日新闻纳入了背景中。

因为这项研究还发现,与朋友面对面交谈的美国青少年比例已经从2012年的49%下降到了32%。并且有44%的青少年说,当和朋友们在一起时,对方总是玩手机,他们为此而感到沮丧。

5、长视频卷土重来

长期以来,在社交平台上运作的内容只朝着一个方向发展,更短时间的复制视频、图片。他们都认为用户的注意力是转瞬即逝的,为了在新闻提要中创建那个观众停留的时刻,你必须快速地勾住他们。去年,当Facebook
Live在参与竞争的时候,BuzzFeed的“西瓜爆炸”,以一种长视频方式突然颠覆了它的思维模式。

图片 6

像是一瞬间,现场直播的叙事线开始强调了悬念和戏剧性,并希望能够吸引观众继续看下去。现场直播使用户参与的时间越来越长,并且为2017年视频特征的转换创造了条件。

在2017年充斥着各种关于视频长度与受众吸引力的实验,9月份Facebook观看栏目推出一项名为“后仰”的视频体验,让用户观看长度为15分钟的节目。而随着观众越来越多地证明他们愿意长时间观看手机视频,电视程序员、新闻机构和广告商正在重新思考他们的末日预言:社交媒体可能不是电视的死亡,相反会成为它的救世主吗?

6、故事的兴起

如果说2016年是社交媒体革新社会视频的一年,2017年就是“故事”自我革新的一年。就像现场直播一样,讲故事的方式颠覆了新闻来源视频的叙事结构,这些“故事”可以用每一个照片或片段来讲述独立的叙事,把它们拼凑起来也可以告诉我们一个更大的故事。

“故事格式”的想法最初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就被人遗忘,但最近,社交平台已经开发出了,给予用户为公众或自己的档案存档或保存其故事的选项。故事格式已经被像《国家地理》这样的出版商有效地使用,让粉丝们在世界偏远角落的标志性照片后面展示了自己的事迹,或者是半岛电视台在哈维飓风之后通过照片故事将观众带到了德克萨斯州的街道上。“故事格式”为叙事和新闻业打开了新的大门,以新鲜、直接的方式传达不可避免地吸引人的信息,这也要求观众积极观察短时间的突发信息,探寻事件背后更大的意义。

图片 7

Facebook Messenger儿童应用程序,正在成为个人的通信设备。(图片来源: Jaap
arriens / nurphoto)

另外,当被问及最喜欢使用的社交媒体时,在2012年,有68%的青少年表示他们的主要社交网站是Facebook,但这个数字在2018年下降到了15%,反而是Snapchat和Instagram成为了新宠。

7、Facebook 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

在2017年,关于 Facebook
在广告、新闻传播和吸引注意力方面的主导地位的头条新闻很多。尽管如此,许多美国人还是不理解Facebook产品的巨大,因为Facebook的产品在这一年里表现得很出色,出色到令你完全沉浸在他的存在。

图片 8

Instagram正在享受Snapchat的福利,Snapchat是一款由斯坦福大学两位学生开发的一款“阅后即焚”照片分享应用。利用该应用程序,用户可以拍照、录制视频、添加文字和图画,并将他们发送到自己在该应用上的好友列表里。超过二亿的人每月都在使用Instagram故事版面,这些人比使用Snapchat故事的人还要多五千万。

而“信使”作为Facebook的一款产品,也在迅速扩展,成为个人之间的通讯设备。Facebook的“本地”现在是一个独立的应用程序,它将成为你周围聚会、音乐会、景点和其他活动的探索平台。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Twitter和Snapchat三家最大的社交媒体在八月都公布了最新财报,均显示出一个共同特点——用户数量增长出现了放缓或下降:
Facebook欧洲的月活用户数量出现下降,北美用户未见增长;Twitter的季度用户数量略微下降;Snapchat第二季度季度日活用户数量也有所下滑,。

8、现在还不清楚未来的观众会在哪里

尽管社交媒体面临着各种挑战,但看起来我们还有几年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理想情况下,那些构建技术平台的人将在2018年迎来曙光,并与公众关注的组织合作,以便我们能够开始建立一些规则(并给予消费者一些工具),并更好地理解社交平台上的内容。

越来越多传统意义上的社交媒体的使用(个人在公共领域发布信息)是由年龄较大的人群完成的,而新的一代则将对话转移到单纯的通信平台,如Snapchat、WhatsApp和SMS等社交软件。不幸的是,2017年这些单纯的通信平台使用数量可能会下降,因为出版商和新闻机构能够利用社交媒体平台有效地接触到广播规模的受众。到2019,甚至到2020年,作为今天社交媒体的标志,广泛、自由、随意的对话也将向封闭的社交网络进军。

图片 9

在笔者看来,Facebook、Twitter以及其他面向公众的社交媒体平台将越来越多地成为具有互动元素的视频内容的公共工具,比如Facebook目前提供的“关系船”或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Snapchat”版本——“声音”。在社交平台上,大量的对经济和对新的创新内容的需求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长。而在社交平台上陌生人之间进行真实、真诚的对话,才是记者泰勒•洛伦兹(Taylor
Lorenz)所说的“第一代社交媒体”所期望的。

华尔街见闻在会员专享文章《社交的黄昏–评美国三大社交平台罕见全线下滑》中提到,靠流量为生的社交媒体,做的是注意力经济,用户数量的增速放缓,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其广告收入的增长会受到影响。社交媒体黄昏的到来,意味着社交网络不能再继续维持轻松增长的模式了。

译者

虽然,随着科技的发展,如今的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在社交媒体上与朋友共享彼此生活。但需要青少年们成群结队的走出家去门谈天说地的上世纪90年代,也的确是一个友善而简单的时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宋莹,南开大学新闻与传播专业在读硕士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